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万众福香港马会天空彩 >

五岁的儿子突然说:“妈妈我不想做男孩子了我想穿裙子、涂口红、

发布日期:2022-06-19 19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五岁的儿子突然说:“妈妈,我不想做男孩子了,我想穿裙子、涂口红、穿高跟鞋。”

  咕咕从小就爱耳环、耳钉、长筒袜、长筒靴。经常一个不注意,就偷涂我的口红。

  粉底他感兴趣,眼影他感兴趣,腮红他也感兴趣,一切女孩子的花枝招展的东西,他都感兴趣。

  每次出门逛街,都赖在连衣裙柜台前不肯走,可怜巴巴地哀求我:“妈妈,求你了,给我买一条裙子吧。”

  早几天,我在网上给我妈挑靴子,他突然凑个头过来:“妈妈,给我也买一双吧,我想要很久了。”

  回头我跟老梁说了这事,两个人躺在床上瞎掰,他突然蹦出一句:“该不会是同性恋吧?”

  我认识好几个同性恋朋友,听他们讲“出柜”史,最惨烈的一章,一定是直面父母的时候。

  这几年风气相对开放,社会整体包容性都提高了,一些朋友甚至敢在朋友圈承认性取向。

  会打会骂的倒还好,最害怕的,是那种如同黑洞般默默吞噬掉所有情绪,全盘接受、全盘妥协,却连背影都一夜衰老的父母。

  而唯有平静对话,才有机会审视对方心中全部的冰川,以及那一点点凿破融冰的艰难过程。

  即便她花了十年时间,一寸寸凿掉了隔在母子间的冰川,却仍有这最后一块坚冰,不可融化。

  像招待儿子的小同学一样,给他们做饭,为他们铺床,跟隔壁邻居介绍:“这是我儿子的朋友。”

  横亘在面前的高山险阻,不仅他在攀登,父母也在攀登,甚至他们为此受过的苦,丝毫不亚于他半分。

  倒不是对同性取向有多排斥,而是生为父母啊,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社会的“少数”、“边缘”,去平白承受那么些白眼、挫折、排挤。

  可我同样没法苛责他。我的学识、教养、阅历,一切的一切都令我没法对此口出恶言。

  所以最有可能发生的,就是默默消化这一切。像没事发生一样,悄无声息修葺那一片震区。

  我是成为母亲以后,才知道默默承受、独自消化,是父母们时常经历的一种常态。

  临行前再三叮嘱,万万、万万、万万不能把相机弄丢,它是这个家屈指可数的贵重物品了。

  当然生气,当然心痛,全家人穷到住地下室,还丢了一台宝贵的相机,能不气吗。

  因为贫穷而导致的抠搜,对女儿的愧疚,对生计的疲惫,一一绕上心头后,她最终的选择,是告诉孩子:“没事的,好好玩吧!”

  咕咕小时候把我的香奈儿小羊皮包,当做过家家的器具,放在地板上用塑料刀砍砍砍、切切切。

  因为家庭条件窘迫,父母老早便教育我,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,就是考大学,考到大城市去。为

  此父亲非常严厉,早在四岁以前,就命令我读书写字,一直以来小考大考,无不耳提面命。

  然而神奇的是,爸爸好像突然失聪失忆,面对那张糟糕的成绩单,竟然笑嘻嘻地跟我拉起了家常,决口不提中考二字。

  直到自己为人父母才恍然大悟,在那段谈笑风生的回家路上,爸爸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挣扎:

  他心知肚明她尽力了,更懂得在中考的关键节点,那一顿责骂下去,极大可能超出孩子的心理承受界限,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又譬如老梁。跟我一起之前,他有过一段长达七、八年的恋爱。分手之痛,可想而知。

  没有热水,没有洗衣机,下水道时常漏水,把房间溢得到处都是,他也懒得叫人来修,垫几个砖头在家里“过独木桥”。

  我嫁过去以后,婆婆有次跟我闲聊,说那两年里,她时常忧心得睡不着,生怕这孩子从此就一蹶不振了。

  我把这话转述给老梁,他一脸没心没肝:“啊?还有这事?我妈从没跟我说过啊……”

  所有情绪都会经由妈妈的身份一层层过滤,拾掇好、包装好、修缮好,再以冰山一角的形式呈现。

  一份早餐、一块面包、一个签名、一张照片、一次不早不晚的接送、一声不轻不重的叮咛。

  或许要到为人父为人母的一天,才知道这寻常的一切背后,竟凝结着意想不到的艰辛努力。

  在这场亲子的巨大考题里,妈妈交出的答案并不完美,但那已经是妈妈,绞尽脑汁能想出的最好答案了。

  *作者:甘北,100万女性的娘家人,可以信赖的情感闺蜜。我的公众号写男欢女爱,也写世情冷暖,欢迎你来做客。微博:甘北Lily,个人公众号:甘北(ID:ganbei1990)。